你大爷的……这个说的是淘宝店!


1

问:苹果对微信打赏收30%手续费很不合理,不如我们就放个收款二维码怎么样?

宋社长:打赏是粉丝互动,放二维码就像乞讨了。

追问:嘿!你这么说,那以后账号都不好意思放二维码了……

宋社长:本来放二维码就是短期抗议苹果的一种机灵和调侃嘛。
2

问:一个微信公众号涨粉很快,不过掉粉也很厉害,这说明什么?

宋社长:说明掉的粉都是真的!

追问:这什么时候才能养成百万大号啊?!

宋社长:一个蓄水池装有一个进水管和一个排水管……今年小升初还会有这道题哒!
3

问:朱啸虎马化腾在朋友圈互怼,你相信谁?

宋社长:你说你长得高,我就说我比你胖,老铁们都没毛病。

追问:悟空单车都关张了,你说其他共享单车还有机会吗?

宋社长:摩拜已经攻陷日本,小黄小蓝小绿小金小彩们加油!
4

问:《深夜食堂》豆瓣9.2分,为什么翻拍版才2.5分?

宋社长:不是因为广告太多,被吐槽成“广告食堂”了么。

追问:都有哪些广告?

宋社长:就记住有一个泡面,还忘了啥牌子了。
5

问:很多很炫的H5刷爆了朋友圈,做这样一个H5得多少钱?

宋社长:根据你的描述,此类H5应该属于3万起步的那种。

追问:便宜啊!我也要做一个,会不会刷爆朋友圈?

宋社长:这个就像摄影一样,老师说,作品好不好,不是看你前面那个头,而是后面那个头。
6

问:全国首例“组织刷单入刑”案宣判,“刷单炒信”是怎么回事?

宋社长:就是说你开了个小店没有人来买东西,你雇了很多托儿来买,然后你的小店的信用级别就上升了,别人一看,哟,应该东西不错,于是也就买了,就是“刷单炒信”。

追问:坏了,我大爷的肘子店就是这么干的!

宋社长:你大爷的……这个说的是淘宝店。
7

问:我得了手机综合症,怎么办?

宋社长:根据达尔文进化论,若干年后人的手上会长出一个叫手机的器官。

追问:那不得几万年之后啊,现在怎么办?

宋社长:唉,别提了,戒手机跟戒烟一样,你知道有多难么……
8

问:现在打车太难了,不用app都叫不了车了,你说不会用智能机的老人怎么办?

宋社长:这是个社会问题,或许滴滴应该开发一个“一键叫车”的智能硬件了。

追问:对啊,什么儿童手表啥的都弱爆了,好了社长,我去写BP了!

宋社长:社长本条咨询价值100万刀,能不能算投资了啊?啊?站住!你别走……
9

问:我的公众号阅读越来越差了,还不到2%了!

宋社长:随着公众号阅读疲劳期的到来,纯文字内容的运营越来越难做了。

追问:那该怎么办?

宋社长:趁着还有粉丝,赶紧去收割吧,比如去卖点面膜!
10

问:逆天了!现在街头乞丐都用二维码乞讨了!

宋社长:放二维码果然是乞讨……

追问:说明这乞丐都有手机呀,还乞讨?

宋社长:难道他们也是做新媒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