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紧急裁员、网易薄荷关停,直播行业即将进入“寒冬期”?


本文经娱乐独角兽授权转载,微信公众号ID:yuledujiaoshou,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2月6日,一场紧急裁员风暴笼罩在斗鱼上空。被裁员的分公司注册主体为斗鱼(香港)有限公司,人员多数Base深圳,主业务为海外业务拓展,有一支完整的产品、技术、运营团队,波及范围约为70人。深圳团队员工在没有收到任何邮件通知情况下,被口头通知裁员。

对此,接近斗鱼管理层人士称:“斗鱼有两个团队做海外业务,一个在广州,一个在深圳,深圳团队弱于广州团队,这只是正常的团队优化调整。原为团队合并,深圳员工对合并存在异议,因此进行了裁员。”

无独有偶,近日网易薄荷直播官网发布公告称,拥有6000万用户的网易薄荷将在12月全面关停网易薄荷的运营,将逐渐关闭下载、充值服务,与短视频、直播服务,12月31日全面停止运营,关闭服务器。官方表示,关停主要原因是业务的考量和战略的调整。网易旗下另外两款直播产品Bobo直播和CC直播并不受到影响。另一家主打“直播+电商”的直播平台“土豆泥”,也在同一时间宣布关停。更早之前宣布关停的全民直播也深陷欠薪风波,办公地点人去楼空。关停者远不止这几家,更多黯然离场的小平台湮没在硝烟中。

直播行业进入下半场后,入局太晚者如网易薄荷失去了抢占人口红利的机会,直播行业监管趋严,9月国家六大部门联合通知要求视频直播平台必须获得ICP经营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才能提供服务。随着今年游戏行业进入寒冬,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斗鱼、虎牙等以游戏直播起家的老牌直播平台也受到了影响。战略瘦身、优化结构甚至“敦刻尔克大撤退”成为直播平台们在寒冬中不约而同的选择。

直播洗牌:大平台遇瓶颈,

中等平台抱团取暖,小平台风过无痕

据艾媒咨询相关报告显示,直播行业的用户规模增速持续放缓,预计到2019年,增速将下降至10.2%,表明市场已经趋于饱和。今年6月,文化部对直播开展专项整治,关停直播间11929间,整改直播间18977间,处理主播31347人次。短视频等新兴产品不断蚕食着直播平台的用户数量和平均使用时长。

经历了数年野蛮生长,如今迎来洗牌期的直播行业马太效应尤为严重: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第三梯队之间壁垒分明,难以逾越。二三梯队的核心主播资源也纷纷出走或被挖到第一梯队,越发加重了平台之间的“贫富悬殊”。

对于虎牙等已经上市或持续谋求上市的头部平台来说,整个行业的不景气表现为盈利增速的趋缓。在股价几次下跌后,11月12日,虎牙发布了一份可圈可点的Q3财报:连续四个季度达到盈利,付费用户数相比2018年第二季度增长24.1%,但值得注意的是其直播业务环比增速下降了两个百分点。

12月6日,布局直播业务的陌陌发布2018年Q3财报,显示直播业务收入4.07亿美元,同比增长34%,但环比首度下降。受困于陈一发儿等头部主播封杀、国庆期间被各大应用商店下架等风波的斗鱼,最近又传来裁员消息,曾数次谋求IPO,依然遥遥无期。映客上市后发布首份财报,第二季度付费用户比例出现了同比20%的下降。11月13日,YY母公司欢聚时代和小米直播达成战略合作。

对于第二梯队选手来说,找个强大的靠山抱团取暖或许是更明智的选择。融资消息可视为整个行业的晴雨表:2018年直播行业融资减少,多数集中于虎牙斗鱼等头部平台,距离熊猫直播获得上一轮融资已经过去了一年半。尽管拥有王思聪这一IP和他广泛的人脉,熊猫直播仍然频频陷于资金链断裂危机传闻之中,“王思聪撤资、30亿卖身”等传闻始终挥之不去。6月,花椒与六间房进行重组合并。

11月底,新浪微博CEO王高飞在财报电话会议中首次确认了微博已经收购了一下科技旗下的一直播产品。从2016年起一直播已与微博深度合作,微博通过收购补全了娱乐版图,一直播也凭借微博高达4.46亿的月活为自己带来了新的生机。

第三梯队大多挣扎在生死边缘,悄然退场。于2017年5月上线的网易薄荷直播入局太晚,随后去年底正逢短视频井喷之际,错过了最佳生长时间,同时主打秀场直播,虽有小清新特色但未能形成足够的差异化壁垒。更早之前,曾经在直播业界排名前十的龙珠直播今年由游戏直播转型为秀场电商直播,却在11月传来了关停整顿半月的消息。在龙珠官方微博下,全是主播们讨薪的留言。相比陈一发儿被封杀时引发的全网热议,这些被关停的平台未能引起太多关注。——相关研究报告指出,用户的情感粘性主要系附于主播上而非平台上。

从2016年直播元年至今,直播走过了从春天到寒冬的历程。2016年国内网络直播平台超过300家,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44亿,寒冬在去年已有预兆:2017年成为直播行业转折点,累计关停直播平台72家,今年关停平台可能更多。千播大战之后,只有为数不多的平台能够存活。

祸兮福所倚?

寻找下一个直播机遇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不再是风口的直播行业大洗牌。直播行业去泡沫化的阵痛中,隐藏着战略转型的机遇。

当人口红利濒临消耗殆尽,除了积极下沉到三四线城市以外,更多的直播平台选择了出海:今年虎牙旗下海外平台NIMO TV与腾讯游戏达成战略合作,共同拓展海外游戏与海外游戏直播业务,猎豹移动在欧美成立了Live. Me,天鸽互动积极拓展东南亚市场,触手直播在印尼上线了触手海外版game. Ly。由于文化差异等原因,这些出海平台的市场占有率大都难以战胜当地平台。这次斗鱼裁减海外团队,意味着其海外业务的战略收缩。目前看来,国内直播模式直接复制出海,其文化意义大于经济效益。通过收购、重组合并等方式与当地平台深度结合,或许有助于出海应用成功本土化。

专注垂直领域是解法之一。相比更泛娱乐化的斗鱼,“游戏直播第一股”虎牙一直以来坚持以游戏直播为主[Office2] 。QuestMobile2017年报告显示,在TOP50细分行业中,娱乐直播月活同比降低20.2%,仅位列细分市场第43位。从年初现象级的答题直播到之后的狼人杀直播,垂直细分领域直播诞生爆款的可能性大于泛娱乐直播。

艾媒咨询集团CEO张毅认为,游戏、音乐、教育等垂直领域直播依然有稳定的用户群。映客和一直播都提出了直播+计划,陌陌将“培育垂直内容”作为未来三大发展方向之一,一直播宣称已有275档垂直内容。

2C端增长乏力,一些直播平台转而涌入2B的另一个赛道。去年企业直播领域出现了超过120家中小型创业公司,获得2亿C轮融资的微吼直播为其中的代表,并与阿里云达成合作。

在深耕直播垂直化的同时,一些直播平台并未放弃泛娱乐产业。当融资变得更困难,提高自身造血能力的另一个选择是业务多样化。今年11月,斗鱼在北京举办了首届斗鱼音乐节,第二天,直播行业的龙头公会娱加在丹东举办了首届娱加全网年度盛典暨彩虹音乐节,为拓展线下场景,打造IP和流量变现提供了更多想象;映客筹办了“樱花女神”和“映客先生”两大活动,补充主播储备;花椒在今年打造了闲暇明星主播养成基地;完成对探探收购后,陌陌进军直播的同时,并未放弃社交老本行,更投入千万资金进军音乐行业。

这是最坏的时代,这也是最好的时代。随着不久之后5G时代真正到来,技术创新推动内容革命,整个移动互联网包括直播行业将面临新一轮洗牌与机遇。直播不会死去,只会以另一种形式得到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