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播易徐志斌:直播来袭,媒体从业者该如何应对?


对于老的媒体人来说,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每次出现新的机会时,大部分老媒体人很容易错失良机。猎豹截图20160905103519

徐志斌:每次出现新机会,部分老媒体人很容易错失良机。

举个例子,微博当年刚刚崛起的时候,真正享受到红利的是以冷笑话、语录体、星座为内容输出的账号;微信公众号出现到现在,如果不是咪蒙、黎贝卡的异想世界在红利期尾声异军突起,帮助老媒体人挽回了一些颜面,媒体人恐怕依然会错失机会。

直到如今的直播出现,90%以上做微信公众号、微博的朋友,如果无法顺利玩转直播的话,仍然会再次错失良机。

对于媒体从业者来说,该如何应对直播的风口?日前,微播易副总裁徐志斌就此谈了一些他的看法。

如何认识机会并把握机会?

第一个关键点在于对时机的判断。

徐志斌认为,如何判断趋势要取决于用户的时间。

2009年底,微博所带来的流量和用户陡增,敏感的互联网人公认这是一个不错的大趋势;在微信公众号出现的时候,借用和菜头的原话,“当流量和时间开始向微信公众号涌入的时候,媒体人为什么不选择进入呢?”而当直播这个新形式出现后,微播易通过后台数据发现:直播人均访问时长可以达到三分钟。

这意味着微博、微信红利的历史将会再次重演,无数用户开始将大量时间、精力聚焦于直播,等待着直播平台上提供高质量的服务、内容、应用的出现。此时此刻,谁先进入,谁就能把握住时代红利。

与此同时,微播易后台数据所显示的一个事实——几亿的用户的平均访问时长竟然只有3分钟,也充分说明了目前直播平台上内容不足的现状。

在这个当口儿,谁能够先提供内容,尤其是优质的内容,谁就能更有可能把握住机会。用户对内容的诉求蕴含着恐怖的能量,假如我们能够率先进入,媒体或新媒体的转型和变现都能呈现出不错的态势。

第二个关键点就是要看清楚用户愿意把时间花费在哪里。

惯性判断容易让一些媒体人觉得“XX不过如此”,因此错失红利并不奇怪。比如,大家是否会觉得直播跟当年的微信公众号比较类似,是否会觉得已经很强大?但依然会有很多人动作缓慢,因为他认为直播本身“也就是那样”这是一个恐怖的现象。猎豹截图20160905103613

徐志斌: 认为直播本身“也就是那样”,是很恐怖的。

媒体人的误区究竟在哪?

虽然在把握时代新机会的层面上,媒体人的优势似乎要比其他普通民众大很多,但还是存在着一些误区。

第一是对待新兴媒体的方式方法。大家习惯性地将之理解为只抓热点就可以了——今天发一个热点,明天发一个热点,热点之间彼此不连贯。微播易后台的数据表明:用户集中、广告集中、企业目光集中、订单询问集中都开始指向一些垂直细分的原创账号。

打个比方,大家不需要新闻联播式的新闻,需要的是像网络媒体一样“大专题”式的新闻,用户要的是通过它能学到一些知识或者技能,哪怕断节,但他们依然可以了解到自己获得的是哪些方面的内容,这是垂直账号能越做越好的原因。因为这些账号本身就在遵循着一个小的产品思路,让用户可以持续不断地通过它来解决某些问题。

另一个误区则是思维方式的差异。不同媒体平台有不同的表达方式和表达习惯。微博注重短小精悍的表达,微信注重长篇大论的陈述,而直播是无数人在同一个时间段和围绕账号主体本身共同左右内容的表达方式。

 

媒体人如何运用自身优势?

媒体人非常擅长的手段之一是能够开掘出流量入口和发布渠道。

对于构建流量来源体系的问题,一些企业乃至自媒体团队的市场部公关部会觉得很难,有些初级从业者也会觉得相应的推广费用远超预算。但这些其实在媒体人眼里都不成问题,因为他们自己的文章在被转载过程中就可以起到非常好的引流作用。

另一方面,媒体人可以轻松构建起BD体系。

媒体人人脉资源丰富,各公司的关键人员都可以用最快速度找到,各行各业的专业知识都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攫取,他们本身就是最好的商务人才,同时还能懂得传播,懂得内容制作,经过简单学习,还能迅速懂数据,懂产品,懂运营。这是媒体人的核心优势所在。

猎豹截图20160905103630

徐志斌: 媒体人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

媒体直播的主要收入来源在哪?

媒体的自身优势及资源很容易让其进入到新领域的头部世界。

在细分世界中,只要媒体人能发挥自身专注某个领域的能力,并做好传播,就一定会吸引到出乎意料的资源来寻找合作,正如papi酱做好自己擅长的内容之后,成功吸引到与罗辑思维、真格基金的合作,乃至后面有更多的企业来寻求广告合作。

媒体直播主要的收入来源分为三个方面。

广告收入是收入的重要来源,比如提交挂牌新三板申请的某自媒体团队年收入可达3000万~5000万,最高可达两个亿。

打赏是另一个来源。优酷的直播试点数据表明,4000个粉丝购买会员就能产生40万的交易额;比如微播易在与某直播平台CEO交流行业动态时,对方表示每月净收入可达6~8万人民币的主播会有近万人。

电商变现也是一个收入来源。比如前阶段被转卖的“卡娃微卡”,早期内测试卖时,其流水即可达400万,“一条”也是主要靠电商变现实现了盈利。

 

直播行业如何洗牌?

对于业内提出的“网红行业的现状并非良态,后续是否即将面临大洗牌”这一问题,徐志斌表示:洗牌一定会出现。

当头部账号聚焦了90%的时间、精力、订单的时候,它们一定会像罗辑思维、一条般赚得钵满盆丰;尾部的账号们虽然数量巨大,但也并不会有可观的收入。基于时间、精力等多方面成本预算考虑,大部分的网红最终会选择退出竞争。而围绕网红的产业也会继续不断细分,比如微播易接下来会致力于网红和广告的匹配,有人会做网红孵化的业务,有人会专注做策划,有人则会专注于粉丝运营。

 

在如今阶段,媒体人要进入直播领域的话,一定是越快越好,但进入之前必须做好一些准备工作,比如充分了解直播平台,把大量精力用于观察和思考,这样才会形成深刻理解。

媒体行业是“最好的行业,也是最坏的行业”。最坏的原因是每天处于最新浪潮而不自知,容易错失良机;最好的原因是本身的能力在工作过程中可以不断强大,爆发只是时间问题。

【本文原始内容出自微播易副总裁徐志斌于微信群的语音分享,吴昊先生对文字整理有重大贡献。】